[人妻小说]失業後賣身賺錢

发布: 2020-04-06 编辑: AV烟雨楼

头条:萝莉喷水裸聊 加微信一夜情约炮


針織廠近年不景氣,成了全市的虧損大戶,大部分職工歇工,一文錢工資也不發。陳倩在銷售科上班,人長得漂亮,能說會道,是個業務能力很強的推銷員。她丈夫汪洋大學畢業,是設備科的助理工程師,也是業務骨幹。夫妻雙雙被人事科通知歇工,個別原因廠長和陳倩心中有數。這是廠長有意報復她,報復的原因是廠長要玩她,她沒就範。



一家三口,坐吃山空,汪洋家眼看要斷炊了!



「阿洋,我們去廣東找阿蓮,看能不能托她在那兒找個事做。」



阿蓮叫何蓮,是陳倩的好友,也是靚女,姿色僅次於陳倩,原在廠辦當秘書,也因為拒絕廠長的卑鄙要求被貶到車間裡做工。但何蓮福星高照,歇工之後被深圳廠商龍峰聘做秘書,收入豐厚。



汪洋顧慮重重。因為龍峰好色,給何蓮一個那麼好發財的機會,她八成做了龍峰的情婦。雖然妻子的貞操在色狼廠長面前經受過考驗,但他擔心她經受不住龍峰的誘惑,生怕愛妻有所閃失。因此沈默良久後,他才慢吞吞地說:「最好不去!」



「那你去掙錢回來養家呀!」



他一時到哪兒去掙錢?無可奈何,只好點頭同意兩人去碰碰運氣。



來到深圳,何蓮帶陳倩在尼奧夜總會見過龍峰。龍峰只那麼上下一打量便首肯說:「恰好阿蓮忙不過來,你就接替她做秘書吧!工資和阿蓮一樣,月薪4千元,免費供應午餐,如果你願幹,明天就來上班。」



月薪4千元!陳倩和丈夫在廠裡合起來也沒這麼多。她絕處逢生,心花怒放,連連點頭說:「願意願意,謝謝龍老闆關照,我一定好好幹!」



晚上,表面風光的何蓮來到了龍峰家。原本以為有了陳倩替她可以少挨操了,但龍峰看上去更色。



龍峰向何蓮笑道:阿蓮,過來替老闆寬衣。



何蓮搖搖晃晃地站起來,替龍峰脫下了上衣,卻怎麼樣也不敢脫褲子。



龍峰臉色一闆,沈聲道:「阿蓮,你又不聽話了?還記得那賭債嗎?」



何蓮大驚,慌忙道:「沒有,我……怎麼敢不聽話?」心道:你這樣逼我,我能不聽話麼?她滿懷羞恥地脫了老闆的褲子,見到那挺立的陽具,下體登時一陣抽搐,彷彿勾起了慘遭姦淫的苦楚。



龍峰微笑道:「好,現在你趴在地上,把屁股聳起來,老闆要玩個隔山取火。



何蓮就趴倒在地,纖腰施力,將屁股稍微?高了些。



龍峰道:」呸,不是這個樣子!「何蓮登時茫然失措,回頭望著龍峰。龍峰道:「上身盡可以趴著,下身可得要屈起腿來,像是跪著,這樣屁股才?得高。看過狗兒辦事吧?就像那母狗的姿勢一般,懂了嗎?」



何蓮顫聲應道:「是,我……懂了「她依著龍峰的說法擺出姿勢,將圓潤的臀部翹起,忽覺悲從中來,受辱之餘,竟然還得學著畜生的姿態。龍峰卻十分高興,摸摸她的屁股白肉,笑道:「真是漂亮。



哈哈,阿蓮,若是你真不聽話,白白送到低三下四的地方當舞女,被人遭蹋,豈不可惜?」何蓮含羞不語,心想:「還不都是給糟蹋了,我……我已經完了……」。龍峰見狀,也不稍表憐惜之意,走到何蓮後頭,捧著她柳腰圓臀,陽具直搗何蓮私處嫩穴,來回抽弄,盡情縱慾,呵呵呵地直喘,顯得受用之極。何蓮下體被龍峰的肉棒大力頂撞,手指在地闆上亂抓,偏偏什麼也攀不住。



「啊、啊、老闆……放過我吧」何蓮痛苦地求饒,龍峰卻越聽越興奮,幹得格外起勁,喘呼呼地笑道:「叫得好,再叫幾聲罷。啊、哈哈,夾緊一點兒……哦……」他急速抖動腰間,讓陽具奮力插進何蓮的嬌嫩幽徑,旁邊軟茸茸的少女體毛,不時輕搔他的陰莖,更使他渾身快活。



何蓮心裡痛苦不堪,身體卻慢慢被交媾的快感所盤據,晶瑩的愛液大量氾濫。何蓮感到身體發熱,又酥又癢,這使她感到強烈的愧意和羞意,卻又無法抗拒。她的下半身被龍峰恣意玩弄,上半身得不到任何愛撫,卻是十分空虛。何蓮唔唔地呻吟著,雙手不知不覺地叉在胸前,手臂擠壓著嬌嫩的乳房,失神地嬌喘著,心中忽然浮起一個念頭:受不了了……我反抗不了老闆……啊……不要抵抗了……算了吧,誰叫我欠他那麼多債。



她這麼一想,恍惚之中,開始揉動雙乳,期望能給肉體帶來更大的舒適。自然而然,何蓮的呻吟聲越來越浪蕩了。龍峰抱著何蓮的屁股,「隔山取火」幹了好一陣子,搞得那粉臀汗淋淋地,兩腿間愛液洩漏。



終於,他聽著何蓮的婉轉嬌啼,自己也忍耐不住,呼叫聲中,把一股精液射進了何蓮體內。「啊啊……」何蓮顫聲哀嘆,嬌軀起了一陣小小的痙攣,霎時間全身脫力,側著頭,秀髮散亂,劇烈地喘息。



龍峰抽出汁水淋漓的陽具,站在當地,氣喘籲籲地道:「阿蓮,過來……給我擦乾淨。」



何蓮被幹得筋疲力盡,已經軟癱地上,空餘喘氣之力,但是聽到龍峰的號令,還是用盡力氣,爬了過去,跪在龍峰面前,用一雙小手擦拭他的肉棒,混合陰精陽精的汁液黏答答地,在她的手指間形成一絲絲的銀線。



龍峰滿意地笑了笑,道:「好了,現在幫我穿好衣服。「何蓮一聽,急忙取來龍峰的衣物,心想他既然要穿衣服,今天這場淩辱總算是告一段落了。



陳倩高興地告訴汪洋明天上班,但汪洋沒找到工作,只好在家當保姆。



第二天,陳倩去龍峰的公司上班,龍峰說:「你必須武裝一下才行。」她不理解武裝的含意,稀里糊塗地鑽進他的奧迪。



龍峰把小車停在華僑商場門口,拉她下車逛商店。首先帶她到首飾櫃,買了一條項鏈和一個戒指,要她戴上。萍水相逢,她雖然酷愛這金光燦爍的純金首飾,但不敢貿然接受。他惡狠狠地說:「公司的秘書穿戴寒磣,有損公司的形象,你懂嗎?走!上樓,到服裝自選商場買衣服!」



她只好遵命上樓。他選上一套真絲藕荷色連衣裙要她穿上試試。她只好進更衣室穿上,前後左右朝鏡子照照,覺得挺合身,把她楚楚動人的容貌襯托得越發艷麗。她走出更衣室,站在龍峰眼前羞答答輕聲問:「老闆,怎麼樣?」龍峰定定地細看過後讚不絕口:「人要穿著馬要鞍,一點也不錯。你稍許裝扮,就耐看了。」



走出商場後,龍峰遞給她4000元錢說:「這個月的工資提前支付給你。早晨阿蓮打電話告訴我:你家裡要斷炊了。你現在就回家去,把柴米油鹽的事辦一下,下午再上班。」陳倩接過錢,感激地望他良久,淚水奪眶而出。



陳倩在市場上轉了幾個小時,買上大米,豬肉,蔬菜,又給兒子買上奶粉等兒童食品,高高興興回去時,已接近十二點。



兒子正在丈夫懷中哭泣,一定是餓了!她把兒子抱到懷裡,對丈夫說:「手袋裡有奶粉,快衝!老闆心善,預支了這個月的工資。當然還要感謝阿蓮,是她把我家的情況告訴了老闆。」



汪洋沖好奶粉,兒子狼吞虎嚥地吃起來。



「阿洋,下午你就給父母寄1000元吧!他們有一年沒有發退休金了。」陳倩說著把工資交給丈夫。「節約點,一個月的開銷也就夠了。」



如今的女秘書,是「秘」而不「書」。所謂上班就是做老闆陪襯物,龍峰到哪兒她跟到哪兒。數天過去,相安無事。



一天下午,龍老闆帶她到一家公司洽談生意。這公司的錢老闆稱羨龍峰,又物色到這麼個靚秘書。



錢老闆手裡有緊俏物資聚氯乙烯。龍峰要一百噸。雙方計價還價,僵持不下。錢老闆說生意不成仁義在,請他到一家大酒樓吃飯。



陳倩在銷售科供職多年,已造就一定公關能力。龍老闆對她這麼好,決心竭盡全力促成這筆生意。在酒席上,她充分發揮女人的優勢,與錢老闆行令猜拳,把盞對飲;打情罵俏,逢場作戲,把個錢老闆撩逗得心猿意馬,醉意猶濃。



火候到了,陳倩趁熱打鐵說:「錢老闆,剛才你和龍老闆洽談的這筆買賣,焦點就在價格上,無非就是每噸少賺150元。我有句話不知你愛聽不愛聽!」



「你陳小姐說的,我洗耳恭聽!」



「反正你貨源充足,一百噸貨壓庫,一天利息也不少,早一天出手,又進上第二批,資金滾動得快,其實你的賺頭還得多呢!」



「看在你這大美人面上,我少賺一百元錢成交算了!」錢老闆的手偷襲著陳倩的大腿,眼睛瞪著龍峰問「你幹不幹?」



「幹!」龍峰本打算不殺價進貨,現在每噸能殺下一百元,當然樂意。



一百噸聚氯乙稀的生意成交了。龍峰馬上把貨倒給海南一家公司。每噸賺三百元。錢由海南那公司把匯票打進龍峰帳戶上,再由他開轉賬支票會錢老闆的貨款,海南那公司直接到錢老闆的庫房裡提貨。這麼一倒騰,龍峰輕而易舉賺了三萬元。



龍峰把車開到他的寓所,要陳倩進去坐坐。



客廳寬敞,起碼不少於60平方米,鋁合金窗欞,嵌茶色玻璃。壁紙,地毯和傢俱清一色進口貨。真皮沙發麵靠牆立著矮組合櫃上方的牆壁上鑲著一面大鏡,增添了客廳的空間感。天花闆上愛著一盞她叫不出名稱的綵燈,漂亮極了。空調開著,陳倩從高達三十多度的室外走進來之後,像跨越了一個季節,置身於涼風送爽的秋天。她頭次走進這樣富麗這樣令人舒心愜意的客廳,既不勝驚訝,又無比羨慕。



她和龍峰同時坐到沙發上,保姆立刻送上冰鎮檸檬爽,旋即退下。



「沒想到你會公關!」陳倩促成他成交一筆大買賣,龍峰十分滿意,拿出一?100元的鈔票給她。她不敢接受,唯恐他居心不良。他說:「這是獎金!你今天使我多賺了一萬元,你收下這1000元當之無愧!」



他的手從後面繞過她的脖子,搭在她肩上,她感到恐懼,欲挪動身子距離他遠點。但他有力地按住她:她無法動彈。



「你太太呢?」她明知他沒有結婚,卻如此搭訕道。



「太太!哈哈!」他浪聲浪氣地說:「你看,那不是嘛!」



她?頭望去,看到鏡子裡緊緊相偎的一男一女,男的目不轉睛地盯著鏡子裡的她,眼中只有貪婪和飢渴。她像一隻正在草原覓食的小羊發現狼那樣驚慌萬狀,立刻站起來。



「龍老闆!你不要這樣!我有丈夫和孩子。。。。。。。」她哀婉地央求。



「這跟你丈夫和孩子有什麼關係!阿倩!我愛上的女人是不會躲避我的!我現在就要你!」他說罷一把箍住她。「愛我嗎?」



她搖頭,屈辱的淚水汩汩地流淌。他用面紙給她拭淚,生氣地說:「沒想到你一個結過婚的女人還沒有阿蓮開放!現在是什麼時代了!還這麼守舊!」



那麼說阿蓮已給過他!難道真的是世道變了,男女之間的事真很隨便?什麼貞操,道德,人格統統不要了?她感到困惑。



「陳小姐,你要明白,我龍峰的鈔票不會白甩的!如果你不合作,明天就不要來上班了!」



完了,不依他,失去這份工作,一家三口又要吃二遍苦。依了他,不愁沒錢給兒子買吃的穿的玩的。她不能失去這份工作,她要保住這只飯碗。阿蓮一個姑娘都能委身於他,我一個婦人又何必把貞操看得那麼珍重呢?人窮志短,馬瘦毛長,阿洋,為了養活你和兒子,我只好做對不起你的事了。



「我願意和你合作。。。。。。」她的聲音很細,像淒涼的秋風吹動柔絲發出的音響。



這時龍峰也忍不住地將搭在陳倩的肩上的落下來揉捏陳倩的乳房,陳倩順勢將頭靠在龍峰的胸膛上,他的手在解陳倩的衫扣,一粒,兩粒,他拉開了陳倩的衫襟,將陳倩的乳罩向上拉去,陳倩那雙豐滿雪白的乳房一躍而出,他一把握住陳倩的乳房溫柔地抓捏著,他的抓捏使陳倩感到很舒服。



龍峰拉住陳倩的手向他的胯間移去,陳倩的手觸摸到了他的肉棍,天啦!龍峰是甚麼時候拉開了褲鏈陳倩都不知道,龍峰的肉棍硬梆梆地聳立在他的拉鏈開口中,陳倩不情願地握住龍峰的肉棍套弄著,他的手拉起陳倩的長裙,陳倩張開腿讓他去摸,他的手在我那潮濕的內褲中摸了幾下,他在陳倩耳傍溫柔地說:「哇!褲子都濕透了,你的水好多呀!」



說著他便扯著陳倩的內褲往下拉,陳倩很溫順地伸直腿,陳倩的內褲被他脫去了。他又拉開了陳倩的裙子拉鏈,脫去了找的裙子,陳倩的衣服和奶罩是怎麼脫去的,她都不知道,好全力裸露地靠在龍峰身上,龍峰拉著陳倩坐在他的腿上,陳倩的雙腿叉開地坐在他的大腿上,龍峰的手指在陳倩的下面翻弄著,他的手指時不時地挖進了陳倩的肉洞內,陳倩的肉洞好空虛,他四根手指並排著挖進了陳倩的洞內,洞裡的水一股股流出,陳倩的心好慌,好想要真正的充實。



陳倩心慌意亂地站立起來,抽出龍峰插在在陳倩洞裡的手指,拉開他的手,陳倩轉過身叉開雙腿,一把握住龍峰的肉棍就往自己的洞裡塞。龍峰見狀興奮地說:「阿倩,等我一下,我脫脫褲子。」



龍峰很快地將褲脫至大腿下,然後坐在沙發上,陳倩叉開腿一把抓住他的肉棍對準自己那潮濕的肉洞口,由於龍峰剛剛用四根手指挖陳倩的肉洞,所以陳倩的洞口就像張開的嘴一樣,陳倩坐了下去,他的肉棍就朝上頂進了陳倩的洞內,她一起一落,不停地搖擺著,覺得好像還差點甚麼。



陳倩慌忙拉著他的手,用他的中指按在自己的陰蒂上,他明白陳倩的意思了,他揉搓著陳倩的陰蒂頭,陳倩慢起重落,每當陳倩重重地坐下去時,他的龜頭直頂她的子宮頸,哇!好舒服!陳倩的淫水順著他的肉棍直流而下,龍峰肉棍的陰毛上沾滿了陳倩的淫水,她的大腿內側也是水淋淋的,他的手指溫柔而有力地揉搓著陳倩的陰蒂。



她的身體在微微地顫抖著,舒服的感受使陳倩不由由主地加快了起落的動作,她的肉洞在變寬,她感覺不到他肉棍的磨擦,陳倩喘著粗氣,她感到好累,她要躺下來,她叫他起來,陳倩躺在那張能坐兩人的沙發上,自己的屁股就只能放在沙發椅的扶手上,她的屁股被沙發扶手?墊得高高的。



龍峰就站在沙發傍,對準她的肉洞口插了進去,他的身體壓了下來,由於陳倩的姿勢使他不是很力便,他雙手伸撐著沙發,使勁地在她的洞裡插進抽出,他的每一下插入都能頂到陳倩的花心。



不知是甚麼原因,他的肉棍好像越插越有勁。好安逸!好銷魂!陳倩緊緊地抓住他的手臂,他們兩人都興奮地喘著粗氣,加上劇烈的抽插運動,他全身汗淋淋的。而陳倩觸電式的全身顫抖著,她的心飄飄欲仙,像突然跌進了萬丈深淵似的,失去了知覺。



等陳倩清醒過來時,我看見龍峰還在自己的體內運動著,她沒有理他,不一會龍峰加快了抽抽插的速度,他顫抖幾下,一股強有力的熱漿直射陳倩洞內的最深處,她又再次達到了高潮。陳倩太累了,叫他拔出肉棍,自己起身靠在沙發上,龍峰也很累地坐在陳倩身傍不說話,他們休息了一會,陳倩給龍峰穿好衣服,沖好了一杯參茶,走出了龍峰家,時間已是十點多了。

龍峰得到陳倩可謂稱心如意,不只是公司裡的事她打理得很好,也不只是她能在席夢思上使他得到空前未有過的快活,倍使他寵愛的是她賢淑會疼男人。她給他煮咖啡,給他燙熨衣服,上床前給他寬衣,起床後給他穿衣打領帶,特別是每次房事之後,她給他做參湯,使他倍受感動。他回味著他玩過的女人,除了能讓他發洩性慾,除了伸手問他要鈔票,再沒有別的什麼了。



「阿倩,嫁給我!」



她撲進龍峰懷中啜泣。



自從做了龍峰的情婦之後,她十分痛苦,常做惡夢。有次夢見汪洋舉刀追殺她;有次夢見兒子大叫「媽媽是壞蛋」。她失身完全是為了丈夫和孩子,所以惡夢醒來之後她無比委屈。然而這委屈她無處傾訴,只能把眼淚吞進肚裡。她覺得對不起孩子。她害怕回家。如今,龍峰提出娶她,倒是一種解脫。



「我心裡很亂!」



「為啥?」



「我下不了這個決心!峰哥。。。。。。」



這一夜他倆沒有溫存。龍峰很快入睡,一覺醒來已是早晨。他聽到幽幽的抽噎聲。原來她通宵未眠,眼都哭紅了,淚水濕透了枕頭。



「峰哥!反正我已幹下了對不起他和兒子的事。我決心和他分手便嫁過來。你要答應我三個條件。」



「你快說!」



「一、不準你再在外邊沾花惹草。二、給小孩一筆撫養費。三、阿蓮欠你的120萬賭債歸阿洋所有,阿蓮從此代替我照顧阿洋和兒子。」她的心總是向著丈夫和兒子的。



「行,撫養金多少?」



「你願給多少?」



「50萬,一刀切,以後不再給了!」



「好,我回去和他談,你等消息。」



下午,陳倩提前下班,到市場上給丈夫買上一套衣服,又給兒子買上吃的穿的玩的,便回家去。她老遠看到汪洋和兒子站在樓梯口張望。



「媽媽回來了!」兒子歡呼雀躍,一把抱住陳倩的雙腿。



陳倩看著可愛的兒子,禁不住淚珠滾滾。



「媽媽,你哭了呀!」



「媽媽是因為好高興好高興,所以流淚了!」陳倩說著進了家門,擦掉孩子和自己臉上的淚痕。「媽媽又給你買回好多好多好東西!」



她放下孩子,從袋裡掏出奶粉、巧剋力、新衣服和一隻玩具熊貓。



「媽媽,這是加班掙錢買的吧?」



孩子的提問好像捅了她一刀子。



她不忍心向丈夫提出離婚的事。她主動下廚,擦地闆,給孩子洗澡,安頓他睡下。接著她給丈夫準備好洗澡水,要丈夫洗過先睡。然後她才洗澡,把三人的髒衣服通通洗乾淨,便睡到丈夫身邊,解開睡衣,汪洋撫摸著羊脂白玉般的大乳房,慾火燒得像發瘋似的,那根粗硬的陽具抵住被濃密又蓬亂恥毛包裹著的高突肥滿的陰戶,發狂地向她身上壓去,肉莖的龜頭在肉縫中探弄著。



陳倩挺著胸膛,用豐滿的雙乳貼著汪洋的胸膛,一雙玉腿曲扭著。肉棍兒在她肉縫探弄一陣後,她的淫水越來越多,汪洋把臀部往下一壓就插入小穴。她嘴裡還撒嬌哼著不行,陰戶卻猛往上挺,又暖又緊,暢美極了。



汪洋緩緩地把肉棒往外抽,再慢慢的插進去,每次碰著她的花心,她都哼著、呻吟著。肉棒在小洞穴裡膨脹,整個身體像一座無情的火山要爆發了。汪洋揮抽得又急又猛,小穴裡淫水特別的多,像山洪暴發樣一陣陣地往外流。兩人像全身著火,一邊幹一邊大叫。兩人像被炸碎了似的,魂兒飄飄,魄兒渺渺,都癱瘓在床上。



汪洋很快入睡。陳倩則通夜不眠,淚水濕透了枕頭。



第二天,龍峰見到陳倩第一句話就是問談判結果。她說還要繼續談判,也就找到了當晚回家的理由。



回家後陳倩把家務都做完了,脫光衣服,小心翼翼地睡到汪洋身旁。汪洋立刻爬到陳倩雙腿之間,跪在床上,手持陽具向著陳倩的陰戶刺進,陳倩慌忙用手撥開陰唇,讓汪洋順利地挺入她的陰道里。



汪洋的龜頭一進入陳倩的體內,立時感到一陣騷癢傳遍全身。汪洋將陰莖一路插進去,陳倩陰道里四周的軟肉一路箍圍過來,將汪洋的陰莖緊緊吸住,汪洋開始抽送了,他抽出時放眼望下去,自己的陽具有三份之一留在陳倩體內,陳倩的陰戶兩片小陰唇被分開來,陰道口吞進了陽具,一點兒隙縫都沒有。



汪洋的陽具不斷在陳倩陰道里勃勃脹脹,看了一陣兒汪洋心也騷了。又再挺了進去,只是三五次的進出,已經把整條的陰莖頂進陳倩的肉體裡面了。汪洋看見陽具抽抽送送,陳倩陰道口的嫩肉伸伸縮縮。汪洋見到自己的陽具沾滿了陳倩的陰水,他知道陳倩也有舒服了,就更加賣力地讓陽具在陳倩的陰戶深入淺出。



陳倩輕輕地哼出聲音來,汪洋得到很大的鼓勵,他很想把陳倩姦淫得更舒服一些,可惜此時龜頭的騷癢越發利害,他似乎抵受不來了。一陣急激的抽送,突然全身一麻,打了一個抖顫,陰莖就深深地紮在阿嬌的陰道里一跳一跳地射精了。汪洋微微叫了聲「阿倩!」,便無力地伏在陳倩身上,把陳倩兩座尖挺的乳房都壓扁了。



「阿倩,我昨晚就發現你失眠,有心事嗎?」汪洋問。



她回答他的是長籲短嘆,是失聲痛哭。



「阿倩,夜深人靜,不要驚醒孩子,不要驚動左鄰右舍。有啥心事說出來,不要悶在心裡!」汪洋邊說邊給她擦淚。



她止住哭,乾咳兩聲,清清嗓子,把如何被迫就範,如何得來那麼多錢一一說出來。她還說有了一筆錢,可以做點生意,賺夠錢,你可以娶阿蓮為妻,你與她互生情愫,這個我早就看出了。如果你不同意離婚也可以,我就會失去這份工作。我回家之後,你可要保證我和孩子不餓肚皮。



汪洋早知道頭上戴著一頂綠帽子,雖然嚥不下這口氣,但現在失業掙不到錢,靠妻子打工養活他,總覺得比妻子矮半截。所以他既不敢大吵大鬧,也不敢去找龍峰興師問罪。這種丟人現眼的事鬧出去,落個家喻戶曉老少皆知,豈不是給自個頭上扣上糞桶!大丈夫能伸能屈,50萬鈔票要到手才簽字,決不能便宜龍峰。「好吧,不過我有兩個條件。一、50萬鈔票要到手才簽字;二、你每個星期要來看兒子一次。行嗎?」陳倩喜出望外地點了點頭。



何蓮十分感激陳倩把自己救出苦海,二話不說就收拾好行李,往汪洋家去。



何蓮一進門,汪洋便馬上把門關起來。何蓮抱住汪洋的脖子親了他一下。汪洋的手在何蓮的乳房上摸了起來。「心急什麼,我現在不就是你的了,中午讓你好好幹就是。」



「被你親一下,小弟弟硬起來了。」汪洋把何蓮的裙子撈了起來,手在陰道上摸著。「死相,真拿你沒辦法,不要摸了,想幹就快點上吧。」



何蓮把大腿叉開,伸手就去解他的褲子。汪洋脫下褲子,提起何蓮一條腿,站著就把陰莖插了進去,急速抽插起來,兩人站在客廳幹了起來,插了四五十下,何蓮說站著幹不到底,到沙發上去吧。汪洋於是將何蓮抱起,陰莖仍不停抽插,邊插邊移到沙發邊,把何蓮放倒在沙發上後,壓在上面大幹起來,下下到底,把何蓮幹得直哆嗦,猛插了幾百下後才洩了,兩人一起去洗澡。



此後,汪洋和陳倩便離婚了,但陳倩每週都堅持到汪洋家看兒子。有一次,陳倩就藉著買衣服,抽空去看兒子,但何蓮與兒子出去了,便與汪洋聊了起來,誰知他連這短短的短短的時間也不肯放過陳倩,他把手伸到陳倩衣服裡面摸她的乳房,挖她的屄。陳倩想推開他的手,但是他反而把她的裙子掀起來,他涎著臉說道:「阿倩,阿蓮月經來了,我好想幹一次,你就讓我幹一次吧。」



陳倩拗不過汪洋,半推半就的就讓汪洋把三角褲脫了下來。汪洋迅速脫掉自已的褲子,分開陳倩的雙腿,挺起陰莖就插了進去,快速抽插起來,陳倩為了讓汪洋趕快射精,便大聲呻吟起來,柳腰暗自使勁來迎合汪洋的抽送,這使每抽插一次都給汪洋的陽具帶來強烈的刺激,加之又是在偷偷干老婆,心情又緊張又刺激,猛幹了一百餘下,龜頭一陣酸麻,精液噴射而出,氣喘籲籲。這次可以是汪洋最短的時間的一次。完事後,陳倩不敢在他那裡久留,匆匆拿棉花紙墊在內褲和屄之間,便告辭去買衣服。



和陳倩結婚不久,龍峰又和湯麗掛上了勾。這位風流少婦曾經以姿色征服商業局長,撈到一個商場經理的肥缺,因貪汙受賄停職審查好長時期。這是結案之後頭次來到久違了的娛樂場所。她因坦白較好,且全部退還贓款,保住了飯碗,到門市部站櫃檯。搞退賠時,家當變賣一空,現在一貧如洗。相信「褲帶鬆一鬆,當打半年工」的人,她要以姿色再度緻富。



龍峰曾在舞廳裡見過她一次,跳舞時他提出和她上床玩玩,被她臭罵一頓。那陣湯麗和男人上床,不為金錢,純粹是尋歡作樂。



這次,兩人在舞廳不期而遇。一曲終了,龍峰陣坐到湯麗對面。



「湯小姐,久違了!」他彬彬有禮,遞上名片。



她看過名片,故作回憶狀,然後「啊」了一聲,揶揄地說:「我想起來了,三年前你邀請我跳過一次舞,給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!」



他長嘆一聲說:「打那次邂逅,你的倩影就永遠銘記在我記憶裡。我想這輩子如果不能再見一面,要抱憾終身!」



「呵呵,我想問你,你這句台詞,已經對多少女人說過?」



「世界上沒有第二個女人有資格聽我說這句台詞!」他聳聳肩說。



「我想世界上再沒有第二個男人有你這樣會欺騙女人!」她說罷站起來,連聲再見也不說,拔腿朝門外走去。她欲擒故縱,無非是闆闆價錢。他是老手,尾隨於後。



在門外,他攔住她:「湯小姐,我知道,你最近出了點麻煩,現在急需錢,月亮下玩刀子明砍,你要多少?」



「一個億!」



「別開玩笑!」他把手搭在她肩上。



「不能再見一面你要抱憾終身,難道不值一個億?」她反唇相譏。



「好!我一切都屬於你,行嗎?」



「你老婆我可不要!」



「上車吧!」



他帶她直奔椰林。裝修時他在一間包房裡搞了個「房中房」,門由立櫃檔著,不對外營業,專供自己玩女人使用。



進了「房中房」,湯麗停下來對龍峰說:「我們進去沖涼吧!」



龍峰點了點頭。湯麗俏皮地轉過身子說:「我要你幫我脫衣。」



龍峰把她連衣裙背後的拉鏈拉下,又把她的乳罩解開來,再將它們連同內褲一起褪下去。湯麗誘人的身段裸露在龍峰的眼簾。湯麗也轉過身來,把龍峰脫得精赤溜光。龍峰雙手捧起湯麗的肉體,走進浴室。龍峰仔細地看了看湯麗光脫脫的身子,雖然光陰已近三載,可是她的身型反而散發出成熟的味道,肌膚泛出了醉人的嫩白,那地方飽滿嫩滑,一條陰毛都沒有長出來。陰戶非常潔白。



湯麗較好了一缸溫水,他們一齊浸入浴缸。龍峰摟住湯麗滑溜的肉體,雙手放在她的乳房上捏弄。湯麗也將小手捉住龍峰的陽具摸玩。龍峰又移開一隻手去探她的陰戶。湯麗放開龍峰的下體,依在龍峰懷裡,柔順的任龍峰挖弄她的陰戶。



後來龍峰用手指揉著她的陰核,湯麗忍不住顫抖著夾緊著兩條粉腿。他們站起來擦香皂,兩具赤裸裸的肉體緊緊地貼在一起。堅硬的陰莖在她的大腿縫裡鑽來鑽去。湯麗?起一條腿,讓龍峰的陰莖塞進她的陰道里。龍峰的陰莖享受浸淫在湯麗溫軟的肉體中的美妙感受。同時湯麗酥胸上那兩團軟肉也在香皂液的潤滑下緊貼在龍峰的胸口。